大族激光出海反思B面:嘈杂争议场 冷清股东会

8月29日,大族激光披露公告,拟作价3.15亿元转让公司持有的AIC Fund Co., Limited(下称“AIC”)30%股权,交易对方为南昌临空产业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临空产投”)。

如果不是2019年上半年业绩的超预期下滑,对于大多数投资人而言,大族激光或是绝佳的“避风港”。

市场是否给予这种海外资产扩张足够的信心,海外扩张能否帮助国内产业获得更大的国际化优势,一切都在路上。

行情如坐过山车“出海”遇信任危机海外战略不停步

“市场上还有谁能把激光作为国内第一?不该因为一些小瑕疵就否定一家好公司的价值,现在做制造业的太不容易了。”一名大族激光的个人投资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此说道。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截至2018年,大族激光境外设立的子公司数量高达25家,其中包括美国、瑞士、新加坡、德国、越南等地,主要用于海外项目管理和其他投资合作等。

可容纳超500人的会议室内,聚集的人数在20人左右,这其中还加上了律师、上市公司员工等。在临时股东大会前进行信息登记的约不足10人中,实际到场的只有3人,皆为散户。

2016年初,大族激光曾公告与国际航空发展有限公司和中航国际航空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中航发展”)共同参与收购AIC,其中,大族激光出资3.71亿元成为第二大股东,中航发展持有AIC55%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Aritex的技术不错,我们当时买的时候就是作为二股东,主要做财务投资,希望能够借助客户资源,实现协同性,但没有实现。”杜永刚说道。

大族激光解释称,公司海外股权投资的初衷是同国际先进激光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积累公司国际化经验,争取产生协同效应。但海外股权投资未达到预期目的。

弥漫在大族激光海外资产布局的疑惑,最终何解,热闹更像是只在网络上。

与这种反差相对应的是,大族激光的股票也在近日持续反弹,近五个交易日,大族激光股价累计上涨12.23%,9月6日晚报收于34.79元,与7月12日业绩预减公告发布当晚36.06元的收盘价,仅差一步之遥。

2018年,Coractive收益状况为1863.15万元,控制着大族激光超十六家主要境外资产的大族香港公司(合并)资产总额约为30.06亿元,营业收入4.61亿元,但净利润却只有9677.10万元。

大族激光年内首次受关注,是因3月初,随着A股市场整体估值复苏,大族激光遭“外资买爆”,QFII/RQFII/深股通投资者持有大族激光股票逼近30%的上限,被港交所暂停交易。

目前,这场交易还有待江西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近年来,大族控股并购及设立了众多国外资产,收购交易金额均较大。除了对MULL-WELL的收购是为了获得深圳厂区用地外,其他投资披露信息较少,且一直以来对公司贡献利润规模较小。

杜进一步补充称:“(PCB公司)都是重资产,对于预期、回报很谨慎,都在观望阶段。今年上半年行情好,(源于)去年,甚至之前高歌猛进的扩产,还有技术与工艺进步,再加上国产替代化的机遇。”

会议室外的展厅,大族激光员工带领客户在参观讲解,亦与前期“舆论”反差很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引发机构投资人关注的核心问题是,1-6月,大族激光实现营业收入47.34亿元,同比下降7.3%,实现3.79亿元利润,同比下降62.74%。公司两大核心产品激光及自动化配套设备和PCB设备营收齐降,公司综合毛利率较上年同期下滑5.97个百分点。

杜永刚看来,市场定制化程度较高、要实现本土化落地等,海外并购是发展海外市场的比较快的途径,“海外并购很难,要有合适的标的,比如技术优势、是否能与公司业务相关等,而且人家也要愿意卖给我们”。

设立欧洲运营公司的想法,正是此时发酵。

8月19日,因对欧洲研发中心项目的信披“不准确,不及时”,大族激光收到了深圳证监局《对公司采取行政监管措施决定的整改报告》。

事实上,近几年来, “出海”难题一直是横亘在中国企业中不变的难题。

从公开信息来看,大族激光的境外扩张之路却并没有放缓,其间,除了大手笔增资大族欧洲股份公司外,2016年11月3日,大族激光又公告,启用自有资金约3280万加元(折合人民币约1.7亿元)收购加拿大特种光纤产品商Coractive80%股权,并委派3名董事参与运营管理。

“机构抱团”结束,大族激光行情宛如过山车。

从2007年开始,大族激光开始逐步探索国际化合作和业务拓展,相继投资了意大利PRIMA公司、美国IPG公司、德国Baublys公司、加拿大Coractive公司,并参与了多个国际并购项目的竞标。

此前,一名并购从业人员就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海外并购面临很多难题,比如未来业务能不能和上市公司形成协同效应,成本管控是否到位等,往往国外公司卖掉的资产都是经营困难、徘徊不前等存在瑕疵的公司,但是处于品牌、市场、技术等原因,也有人愿意收。”

9月5日,大族激光(002008.SZ)半年报发布后的首次股东大会,现场与资本市场沸反盈天的争论截然不同。加上其他股东和代理人,总共只有11名出席。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被大族激光“收入麾下”还只有三年多的时间,此次卖出价与当年的买入价相比,折价超15%。

但旋即,这又变为争论的“次要问题”。

收购之后,Aritex的业绩表现一般,2018年亏损2.43亿元,2019年1-6月亏损1986.80万元(未经审计)。

这场令大族激光一众高管“讳莫如深”的风波,尚未告一段落,半年报周期内一系列风险事件的发生,导致了市场对公司海外项目不信任升级。

杜永刚坦言,这是一场并不成功的投资,“(公司)尽力去做,但也有失误的时候”。公司并不会放弃继续“走出去”、“有一些决策确实不尽人意,但公司仍然会考虑海外并购”。

但2013年之后,大族激光又决议处置PA公司、PRIMA与IPG公司等的股权。

公告显示,AIC主要资产为持有的西班牙公司Aritex Cading,S.A.(下称“Aritex”或“标的公司”)95%股权,后者主要服务于航空和汽车制造领域,专业为飞机和汽车组装提供从自动化装配方案设计、工装设备制造到系统集成和生产线建设的产品及服务。

其中, PCB设备实现收入4.22亿元,同比下降37.55%。同期,A股市场的PCB龙头却在产能兑现以及国产替代的风潮中,创出了业绩与估值的双高。

9月5日,大族激光半年报发布后的首次股东大会,现场与资本市场沸反盈天的争论截然不同。-IC photo-

“实际上,我们对收购的一些公司、外延扩张的运营效果,也检讨过,其实我们自己发展的业务,基本上都做成,公司发展到现在体量,盈利能力不错,反而去收购一些公司,效果不是很好,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面临很多挑战。”杜永刚坦言。

该公司董秘杜永刚和副董事长张建群组织股东大会按照流程走完,杜永刚称“现在说话要字斟句酌”。

其中一位股东,还是持仓“1手”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确实到目前为止,我们也好,乃至整个市场,都没有听说过非常出彩的出海案例。”杜永刚说道。

然而到年中,大族激光因一份大幅低于预期的中报,在A股白马股“风险事件”的渲染之下,遭遇了投资人“用脚投票”。

但,该并购人士进一步指出,由于法律、制度、操作手法、管理方式等存在差异,海外并购往往失败的概率很高,需要注意的事情很多。

业绩下滑的另一面,市场的信任危机喷涌而出。

从公开披露信息来看,大族激光客户覆盖了苹果、华为、松下、奥林巴斯等消费电子、面板、新能源汽车、PCB(电路印刷版)诸多领域的知名企业,拥有“紫外激光专利”。2004年上市至今,大族激光共计15个分红年度,实现连续现金分红,合计现金分红约26亿元(含现金回购公司股份金额4.90亿元)。

大族激光表示,已经聘用了国际审计机构,对欧洲研发运营中心项目进行审计。

这一反差缘何形成?“PCB设备这一块,我们去年(同期)增长情况很好,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受贸易战影响,公司感受到下游客户扩产能、资本开支意愿并不强烈。今年客户需求还在,订单也是饱和的,但是受贸易摩擦影响,交付延迟。”杜永刚对投资者身份提问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大族激光认为,此举有助于公司为公司光纤激光发生器的研制创建从低功率到高功率应用的解决方案,也有助于促进公司在电信、通讯传感器领域的业务拓展。

而曾经在海外并购上大肆扩张的大族激光,似乎正在对以往的“错误”进行修正。

故事却在2019年出现变化,且连续反转。

posted @ 19-10-22 07:24 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法甲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